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開通"臉書"官方帳號 並稱會積極回應

Le 22 mars 2017, 05:03 dans Humeurs 0




網路圖片
  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21日舉行“臉書”官方帳號開通儀式。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署理特派員佟曉玲、副特派員胡建中、副特派員宋如安出席儀式並共同按下按鈕,推送首條貼文上線。
  據“臉書”網頁顯示,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“臉書”官方帳號是“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”(@MFAofficeHK)。
  佟曉玲在致辭中表示,中國已成為世界網民第一大國,社交媒體已走入每個人的生活,在資訊傳播中的作用日益重要。此次公署開通臉書官方帳號,為公共外交工作插上了翅膀,為公署與香港民眾的交流溝通搭建了一個新平台。公署將利用帳號介紹國家發展、外交工作、涉港外交、中華歷史與文化等內容,歡迎廣大網民與公署帳號互動,講好中國故事,宣介中國外交。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也將積極回應網民關切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imastv.com/news/hongkong/2017-3-22/news_content_147507.shtml

黃屍必反的死局

Le 10 mars 2017, 04:46 dans Humeurs 0



正論
 
一國可以兩製 一地也能兩檢
03月10日(五)
 
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工程好事多磨,終於有望明年底建成,但「一地兩檢」由於爭議reenex膠原自生多多,至今未有?落。港府官員早前揚言,六月底本屆政府任期屆滿前提出終極方案,換言之,將由下屆政府接過這塊燙手山芋,最終一地兩檢是起錨揚帆還是觸礁沉沒,不僅關乎本港第一條高鐵的命運,同時也是檢驗一國兩製是否不變形、不走樣的試金石。眾所周知,一地兩檢在外國並不是甚麼新東西,在本港亦早有先例,多年前開通的深圳灣口岸,香港人員在位於深圳境內的口岸執法,當時內地並沒有反對意見,本港輿論也不覺是井水犯了河水。然而在香港高鐵一地兩檢問題上,涉及內地人員在香港境內執法,就引起好大的爭議,被認為是河水犯了井水,有人更危言聳聽,指內地司法製度藉一地兩檢延伸到香港,方便內地執法人員在香港抓人,引發不小恐慌。同樣是一地兩檢,設在內地就心安理得,設在香港就成了問題,被質疑雙重標準也就不足為奇。在今年北京兩會上,香港高鐵例外地成為熱門話題,身兼全國人大代表的高鐵專家王夢恕批評中央將香港慣壞了,聲言香港隻是中國的一個省,「不必簽、不必檢」也要通關,多少反映了內地民意對香dream beauty pro新聞港抗拒「一地兩檢」、輸打贏要的不滿。將心比心,設身處地,當年為了香港回歸,鄧小平創造性地提出一國兩製的概念,允許社會主義的主體之內存在香港這個資本主義據點,生活方式保持五十年不變,這需要很大的政治勇氣,相比之下,為了方便高鐵通車,在香港境內劃出一塊區域落實一地兩檢,其實也沒有甚麼大不了。一國可以兩製,一地當然也可以兩檢,否則道理上講不過去。一地兩檢方便高鐵通行,首先是個技術問題,然後才是法律問題,之所以在香港引起這麼大爭議,其實是凡事政治化的結果。香港人對一地兩檢有憂慮,這是事實,但不代表找不到雙方都可接受的解決方案。正所謂,隻要精神不滑坡,辦法總比困難多,據本報報道,港府傾向以立法形式,在高鐵西九龍總站出入境管製站,劃出內地人員執法區域,允許執法人員在港「局部執法」,即局限於執行出入境、海關及檢驗檢疫權力,不包括拘捕等權力。相比香港人員在深圳灣口岸的完全執法權,內地人員在西九高鐵管製站的特定區域內隻有局部執法權,已是一個好大的讓步。有關方案釋出善意,球已在香港這一邊,如果香港人連這個方案都不接受,仍堅持「兩地兩檢」,那麼最終結果隻有兩個,要麼高鐵變成慢鐵或廢鐵,要麼如內地專家所警告,「不必簽、不必檢」也要通關,一國兩製提收細毛孔前玩完。魯迅先生曾說過「開窗戶」及「拆屋頂」的譬喻,在高鐵「一地兩檢」還是「不簽不檢」之間,哪個方案較能保護香港利益,不言自明。
原文地址:http://blogcity.me/blog/reply_blog_express.asp?f=27CLE86OS653709&id=863003&catID=&keyword=&searchtype=

不知該如何緬懷青春

Le 20 février 2017, 04:27 dans Humeurs 0


  最幸運的是看見月亮媽媽,一眼就認出來,留下她的名片還邀請我去他家做客。小姑娘與同伴們操著流利的英文做著介紹,山路崎嶇而上,年輕人尚且幾步一歇,扶梯前行,汗水如面膜般culturelle兒童益生菌敷的密不可透,林深,獨身者感幽之際亦會毛骨悚然,遠去的軍隊會在下一刻敲起戰鼓嗎?渾身翠綠的小鳥拍打著翅膀從林中一躍而出,冷汗直流,登頂視野開闊,群燕在山頂嬉戲,外國帥小夥唱著送給愛人情歌。

  下山時不時碰見尋密者,有個一家三代人,疼愛的孫女在父親鼓勵中一步一挪,親人給予的愛必將成為以後生活中有力支柱。年輕人則哼著小調慢悠悠下山,享受努力後收穫喜悅,還有多遠,是未知者對於經歷者的期盼。為什麼告訴他們還有幾分鐘,不遠了呢。

  寫了這麼些文字,總想找一個合適的詞來形容青春,但找來找去,有些只是差強人意,只能用文字來慰藉。

  伊始的赤忱,早已消失地了culturelle兒童益生菌無蹤跡,一切歸於寂然。我卻有些許的不甘,幻想著某一天不期然而然的罕覯。

  像陳奕迅好久不見裏唱到的:你會不會突然地出現在街角的咖啡店。我們也許會暢談分開後的這些年的點滴,也許會避諱昨日的分離,今日的難堪。嘴角有苦笑,眼角有憂戚。

  就像獨木舟所言:有些事情註定只能淺嘗輒止,陷得深了,心會疼。道理或許都懂,可是如果時光倒退,回到原點,誰的做法不會和當初的選擇相吻合?

  韶光裏,源於美麗的誤會。這個世界上最難的預見是遇見。奢談美好,因為貧瘠,才把一切規劃地有條不紊。殊不知,命運早已把我們牽引,我們的人生萍蹤浪跡。

  站在起點,遙望,看到的是旖旎綺麗;站在末端,回首,看到的是恓惶闃寂。

  直到有一天,我們都學會隱藏,學會帶著笑臉的面具面對滄桑。那些關於愛的成人益生菌記憶在生命裏被銘刻,那些言愛動情的時刻也凝固成永恆,可是我要怎麼遺忘。


Voir la suite 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