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準備了幾天,但睡眠還是讓自己顯得匆促。趕緊著洗漱,喝杯水應付了早餐,或者午餐。背了包剛下樓,一架飛機留下的尾巴連同中間的太陽把天空一分為二,肉眼很難發王賜豪總裁現不均勻。幾朵膚色不是很白的雲好像熱得不行,也好像覺得自己有夠黑了,遠遠地躲在天邊。確實,今天的太陽很是惹眼,久違了,看來日子選得不錯,心中一陣竊喜。

天時有了。至於地利,早打聽好了,一路通暢,道路全是高級別,二級算遜了,我想,對付這兩軲轆還是綽綽有餘。況且魯迅先生還說過,世上本沒有路,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,實在山窮水盡,走歪道自己還是行家呢。人和就不多費口舌了,看我蹬得這麼來勁--顯而易見,走自己的路,一貫是我的風格,偕幾縷清風,抖抖身骨,出發了。

與我所想不二,沿途風景確實好,放電影一樣。一大群竹子和鬱鬱蔥蔥的樹木粉墨登場,雖然,看到這些沒挺大驕傲,但它們跟著你跑的感覺還是相當愜意。道路九曲十八彎,宛如一條山蛇,沿著不平整的溝壑爬行。對,爬,我的“坐騎”也艱難地爬著,山城的道路確實讓人歡喜讓人憂。索性跳將下來,因為山坡那片紅的、粉紅的色彩吸引了我。

這是片桃樹,又是些怎樣的桃樹,上天為何如此眷顧它們,把原本光禿禿的樹枝雕琢得這般美麗,鑲上幾朵粉紅或鮮紅的花兒,招惹幾只蜜蜂和蝴蝶,香氣化為聲音,鋪天蓋地,“嗡嗡”地呼喊著,我不能呼吸了。風中搖擺幾下,似乎在炫耀自Neo skin lab 呃人己的青春,咄咄逼人;淡色的花兒蓋著鮮紅的,此起彼伏,羨煞仙人。但它不是豔俗的,天然去雕飾,沒有一絲做作。縱觀春天的萬物,大自然多麼博愛,她容許一切生物展現自己的美麗,即使來得那樣璀璨,那樣招人忌妒。也許,大自然本身就是美的化身。在這些誘惑中,誰都寸步難行,但時不我待,此行是有目的的,而且我已漸感害羞,仿佛一小夥見到夢中的仙子。我趕緊推車急行,絕不帶走一絲餘韻,如果要帶的話,別說上坡,平路也走不動了。

我的決定還是非常對的,就是一部電影,好戲一出接著一出。連成海的淡黃油菜花,是人類送給大自然的禮物,也是大自然賜予人類的報酬,田間地頭,樸實的農民也是最可愛的人;一口又一口鑲著嫩草框框的池塘,波光碧影,加上幾顆扭動著柳樹的風韻,讓人美不勝收;翠綠年輕的山峰,一座挨著一座,跌宕起伏,盪氣迴腸,讓人無不神往。我更帶勁了,山那頭又是哪一幕,腿上新增的力量足於讓我衝動。

電影總是曲折離奇的,雖然落差很大,但我到現在一直以為是高潮,因為它引人深思,讓人得到啟發。回想開幕,我忍不住要感慨幾句。花兒,我感謝你;樹兒,我感謝你;大自然,我感謝你。儘管道路上灰塵漫天,夾雜著汽車尾氣的“煙霧彈”尤其讓人難受,但你們仍吃力張開花瓣吐露芳香,綠色的大手不停地向我打招呼;雖然高聳的煙囪正冒著濃煙,但你們不曾計較,總是先人一步美麗人間;雖然你們腳下趴滿垃圾,你們還是用鮮花與綠葉Neo skin lab 呃人掩蓋起來,再用受盡創傷的根須消化它們。讚美得有些單薄,但你們生來就是美,不缺我這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