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曾讓我不顧一切追尋的,終究只是鏡中花影;那曾讓我不惜一切執著的,終究也是水中幻影。
  
  淚點相思不眠夜,風擁安利呃人殘月落花間。
  
  半夜闌珊,煙火依舊,那些曾在生命裏掠過的身影,象是風雨欲來般灌進記憶。那些的斑駁流年裏,曾一夜笙歌,畫舫聽雨徹夜未眠,如今形同陌路,再遇見也不過是淺然一笑視而不見;曾夜長風靜,花影閑照四目對月,而今天涯陌路,再相見也不過是假裝一笑恨曾相見;曾形影不離,青梅煮酒不醉不歸,如今兩兩相望,再遇見也不過是薄涼如水各弄杯盞;曾花前月下,樓閣聽風共許三生,而今花落別家,再相見也不過是淡若冰霜避而不見。水雲深處,一場場天青色的相逢,煙雨花樓。時至今朝,皆是南柯一夢,散淡如煙。
  
  世間有一種刻骨銘心的牽掛,難以忘懷,那是深植骨髓的記憶。細回味,不過鏡花水月一場浮夢,孤燈殘影,冷月若霜,夢回輾轉淚輕淌,如水煙波,一曲離殤斷柔腸。春已去,秋將盡,憑欄望去輕彈淚,雁南歸,人未歸,落花深處雨紛飛。回眸凝望來Amway傳銷時路,夜雨闌珊,待風煙散盡,原來只是夢裏夢外一絲飄渺。
  
  那曾讓我拼棄一切留住的,終究只是幽夢一場;那曾讓我痛惜一切抓住的,終究只是風中記憶。
  
  梨花翩躚春帶雨,殘荷嫋娜夏連風。
  
  多少過眼煙雲,多少紅塵過客,。走在塵世的阡陌上,覓你前生疏影,踏出芬芳的腳步,醉倒在相思叢林深處。看見你穿越千年的時光,從鏡花水月旁衣決飄飄而來,蝶戀花香,搖曳隨風,幾許柔情轉流光。也許,我只是你前世不小心遺漏的舞蝶,翩翩惹花醉,夜闌風雨催花面,花容褪盡,留翅枕孤寐,任相思成塚,淚滿瀟湘,碎斷愁腸。
  
  屈指可數的二十來年光景,仿佛經曆幾千年風霜的淩冽。朝生青絲暮成白,度日如年的在時間漂泊,想想平生遭遇竟是這般好笑,無論愛情還是友情,終沒有畫上圓滿的符號。那些我愛過亦或是愛過我的,那些我認真對待亦或是認真對待我的,最終還是天涯陌路,生命終究再無交集。蟄伏在心底的記憶,時而不安利傳銷堪寂寞地在心海泛起幾片浪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