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十四歲那年的盛夏一個傍晚,我與幾名小夥伴一起乘涼,當時不知是什麼原故,我突然從樓上摔下來,冥冥之中好像有人托了我一把,我奇跡般地活了過來,只是摔破了頭和摔斷了Otelia 脫殼亞麻籽雙手。父親托人找來了鎮上唯一的吉普車,將我送到市內大醫院,我依稀還記得在拍片的時候,還在一口一口的吐血。隨後住院一周後我便出院了,雙手上的夾板需要要固定一個月。

時隔多年,那一幕就像一場噩夢,仿佛在突然之間,我變得不再難麼頑劣和執拗,開始變得躊躇滿志和對未來充滿期望和迷茫。也是那時,我開始喜歡上了讀書和寫作。也許,人生注定要經曆一場劫難,才能變得睿智與成熟,才能懂得珍惜。

人生的旅程不會總是陽光燦爛,風一程雨一程,乍暖還寒,或許還會有大霧彌漫、霜雪冰凍。一次一次的挫折與失敗,一次又一次執著與頑強,曆練了我的信念和堅韌。長久而平淡的生活會消磨人的意志,只有不斷奮勇向前,才能體現人生的價值。

這個三月,終於還是選擇了調動,心中恒定,輕視人情冷暖,淡看悲歡離合。有時,孤獨與滄桑也是一味經世良藥,在你彷徨無助時,在你痛苦傷感時,洗滌你內心的創傷。

三十年後,等我再回來的時候,光陰已逝,年華近老。不變的是道路兩旁鮮美的油菜花、杏花、紫荊花和許多無名的野花,一路開放,開的那麼靜美、幽香,仿佛開滿心懷,心兒隨著小蜜蜂,在花間翻飛,在花叢沉醉。

一夜春雨,一陣寒風驚醒了一簾幽夢。不可停歇前進的腳步,不可迷戀春風Better Life 清潔液沉醉的花叢。人在旅途,總會有些道路讓人迷茫,有些往事讓人懷念,有些故事讓人傷感,有些風景讓人難忘。

一路走來,花開兩旁,燦爛馨香。我堅信,前方有一片花海,正在次第開放。

  某時某刻,會坐在公園的長椅上,看著過往的人群從身邊擦身而過,然後就會用指甲輕輕敲打著椅子。這似乎像是一種過程,或許更像是一種悲望。匆匆走過的背影,感受到空氣中散發著曾經熟悉的味道,就好像曾經身邊某個人對我說過,“流浪,是成長的一個過程,某時某日之後,我們一定會再相見,就像白雲離不開藍天。”

生命中有太多的無奈,就好像在一個地方生活久了,就很想,很想的換個環境,然後就有一系列揮淚告別的場面,這是一種無奈,無奈的是就算心中有再多的舍不得,我們也依然要笑著說再見。然後就像小學畢業典禮上一樣,拍下一個合照,手牽著手,唱著小虎隊《再見》,祝福與道別的氣氛已不知然的在空氣中散發開來。

所以,我們便學會在離別中成長,在流浪中成熟。就算今天過後,所有的人都變成過客,所有的事都成回憶,這也是一種幸福。畢竟,縱然不是同根生,都是來自五湖四海,但有一種緣將我們Natur-a豆奶堆積在一起,一起學習,一起工作,一起走過的日子,便在心裏默默的謹記。